?
-->
在生命禁区里的通信卫士——记全国邮电特等劳模黄益朝(一)
申海菊 2012-04-23 《邮电文史》总第38期
分享:

“我的工作是维护长途通信线路,让各族同胞能随时顺利地接打长途电话,保证所在地区和外部世界的信息在线路上畅通无阻,只要工作需要,我这辈子就交给了果洛,交给了这生命禁区里的通信线路,我将终身无憾。”这是青海省电信传输局果洛线务站的一名普通线务员的心声。

青海省南部巴颜喀拉山是昆仑山的一条支脉,主峰海拔5442米,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山的一边是长江的发源地,另一边则是黄河的源头。黄益朝同志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在巴颜喀拉山河源地区的玛多、野牛沟、昌麻河等地维护线路,仅在海拔4863米的野牛沟就工作了8年。海拔4500米被称为“雪线”,视为生命的禁区,英国人断言,“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高原,人是无法生存的”,这种结论已被黄益朝20多年的亲身经历以及许许多多在高海拔地区辛勤工作的邮电职工的实践所打破。

【江苏高邮——青海高原】

1971年,黄益朝同志从江苏老家高邮来到青海果洛州昌麻河,4000多米的海拔反差,使这个正值18岁的棒小伙一下子就强烈感受到生命禁区的厉害。

这里年平均气温不到摄氏零度,一年中无霜期只有16天,长冬无夏,在内地最炎热的季节里,这里却飘起漫天雪片,肆虐的寒风从每年10月一直刮到来年5月,刮起大风来昏天黑地,有时连房顶上的瓦都被刮跑。在这里看不到树,吃不到瓜果蔬菜,吃水要到驻地几里路外的小溪中去挑。每逢雨天,溪水浑浊不堪,水面上漂着羊粪蛋和杂物,挑回去滤一滤照样饮用。和家乡比,这里缺氧50%,严重的高山反应,使人感到头晕胸闷,空手走不了几步便气喘嘘嘘。

据黄益朝同志回忆说,刚到果洛的时候,头疼欲裂,心跳加速,吃不下,睡不着,晚上躺在床上胸闷得上不来气,抓着自己的胸口恨不得撕开个窟窿,好多吸进一些氧气。几天时间,体重一下子减少了3公斤。他说:高原给我上的第一课就是学会如何面对生存的挑战。于是,他学会了用手拌酥油炒面,吃带血的手抓羊肉,学会了藏语,习惯了热天也要裹一件皮大衣以抵御强紫外线的侵袭,尽管自己的脸已被紫外线烤成了酱紫色,通过各种努力使自己脱胎换骨成了一名当地汉子。  

(未完待续)

7034凤凰天机图